7net 名家-央行抓主導權 人幣預防性貶值


在2016年9月30日,我就撰文指出,人民幣納入SDR後,人民幣匯率的貶值是大概率事件。因為,人民幣納入SDR後,人民幣匯率制度改革已經邁出了重要一步,中國央行不再會以高成本的方式來讓人民幣維持穩定在某一個水準上,而是會讓人民幣匯率隨著市場形勢的變化增加其彈性。後來人民幣匯率的走勢基本上與分析的一致。



if (typeof (ONEAD) !== "undefined") { ONEAD.cmd = ONEAD.cmd || []; ONEAD.cmd.push(function () { ONEAD_slot('div-inread-ad', 'inread'); }); }





同時,美國總統選舉也成了中國央行對人民幣匯率走勢的重要考量。因為,在美國總統選舉正在進行時,中國央行肯定會考慮川普總統競選成功可能成為國際市場又一隻黑天鵝,因為其概率是一半對一半的事件。對此,中國央行肯定會有備選方案。即如果川普當選,中國應該採取什麼樣的匯率政策。可以說,最近人民幣匯率的走勢正是這種備選方案執行的結果。

可以看到,10月1日人民幣納入SDR之後,人民幣就開始持續貶值,儘管中國政府一直在強調人民幣沒有持續貶值的基礎,也有人看到人民幣匯率貶值到6.8時說,6.83是人民幣匯率貶值的鐵底(2008年美國金融危機爆發時,人民幣匯率穩定在這個點以上一段時間)。所以,這些分析認為這個鐵底不能破,破底之後對中國金融市場會造成嚴重的影響。

但實際上,近一段時間來,人民幣匯率的貶值不僅破了6.83的鐵底,而且在岸的人7net民幣中間價連跌11天,11月16日的收市價跌到6.87,創8年來新低,當天夜晚的期市一度跌至逼近6.88。

可以說,先是人民幣納入SDR後,中國央行逐漸地在放鬆對人民幣匯率的維穩,後是川普競選勝利之後,中國央行調整了人民幣匯率走勢的策略。因為,在川普總統競選成功後,市場對川普上任後的政策突然來了一個180度的大轉彎,認為川普上任後,其強勁財政政策將刺激通貨膨脹上升,美聯儲加息步伐會加快,從而使得美元將全面走強。因此,最近美元匯率指數立即持續走強,並邁上100的大關。隨著美元匯率指數走強,不僅非美元貨幣匯率應聲下跌,大量的資金也流向美元市場,而且人民幣也隨著非美元下跌而下跌。

11個交易日來,中國央行一直下調人民幣匯率,11月16日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中間價,下調97個點子至6.8592,逼近6.86關口,為連續第9個交易日下跌,這是2015年12月以來最長連跌紀錄,並創下2008年8月19日以來超過8年新低。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9天累計貶值達1.6%。11月16日離岸人民幣一度跌破6.89大關,逼近6.9,低見6.8957,也一直在刷新歷史新低。到11月16日為止,今年在岸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累計貶值了5.48%,超過了2015年全年貶值4.46%的幅度;人民幣中間價則累計貶值5.3%。其後兩天人民幣中間價還在向中下調整。

那麼這次中國央行為何允許人民幣匯率如此力度貶值?而且持續的時間這麼長。僅是以美元強勢而引發人民幣的弱勢的原因來解釋是片面的,因為2013-2014年,美元匯率指數曾經70多上升至100,當時非美元貨幣大跌,人民幣同樣隨美元強勢而強勢,人民幣並沒有因此貶值。

但這次則不同,相對於非美元貨幣來說,人民幣匯率不是跟著美元強勢而強勢,而是隨著非美元貨幣弱勢而弱勢。不過,與其他非美元貨幣相比,今年以來,人民幣匯率貶值的幅度要略低於其他主要非美元貨幣。比如,兌美元匯率,與今年內高位比較,歐元累計貶值超過7%,日元貶值超過10%,英鎊更是貶值了17%,但是在岸人民幣貶值的幅度只有5.48%。但是,如果以人民幣一籃子貨幣指數來衡量,人民幣貶值幅度不是太大,即一直保持在94水準上下。這也是當前人民幣持續貶值沒有引起國際市場激烈反映的重要原因。

有市場分析認為,這次人民幣的持續貶值,及在近日人民幣貶值過程中,中國央行十分淡定,沒有出手干預,這是中國央行想借此機會去國內金融市場的槓桿。這種分析認為,在非美元貨幣加速貶值的情況下,中國央行趁勢讓人民幣貶值,釋放以往積蓄下來的人民幣貶值壓力,不會引起其他國家對中國貨幣戰爭的指責,同時又可通過去槓桿,抑制資產泡沫,增加國內貨幣政策彈性空間。

不過,這種說法可沾一點邊,但實際情況並非如此。因為,整個中國資產泡沫與人民幣匯率沒有太多關聯,當前人民幣匯率是否高估及高估多少是相當不確定的。在這種情況下,根本無法通過人民幣匯率貶值來擠出中國資產的泡沫。

其實,這次中國央行允許人民幣匯率持續貶值及幅度這樣大,很大程度上是與人民幣匯率採取預防性貶值的策略有關。而這種策略是用來應對將要上任美國總統川普的經濟政策的不確定性。因為,川普不僅是一個商人,未來美國經濟政策的不確定性是常態,他的經濟政策會如何出手,應該是相當不確定的,而且川普在總統競選時,就有一系列的不利於國際市場貨幣匯率穩定的言論。比如,反對自由貿易的全球化,指責中國對匯率的操縱等。

對於川普上任後可能的經濟政策,中國央行早就有預選應對方案。這次人民幣的持續貶值應該是這種預選方案一部分。也就是說,面對川普可能的經濟政策,如果中國政府能夠預先有所準備,人民幣採取預防性的貶值,這對於將來中國與美國的貿易及經濟政策博弈,不僅能夠更為主動,談判中手上的牌會更多,而且也容易隨著經濟形勢的變化進行調整,讓中國在談判更為有利。

我認認為,這種思路是對的。中國央行的人民幣匯率策略性貶值有利於短期內主導人民幣匯率的走勢。如果人民幣匯率走勢主動權在中國央行手上,當然是有利中國的國家利益。

不過,市場也應該看到,當前人民幣匯率持續貶值,而且貶值幅度不小時,它不僅會造成對人民幣國際化的衝擊,也容易造成人民幣持續貶值的預期及資金外流等。特別是當前人民幣匯率貶值預期還在繼續的情況下,中國資金的外逃可能會更為嚴重。對此,中國政府不知道看到沒有,只有多權?利弊,才能有利於人民幣匯率未來走勢。

(作者為青島大學經濟學院教授)

(旺報)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